【活動紀實】後‧聖誕夜奇蹟

Write By: admin Published In: 活動 Created Date: 2014-12-28 Hits: 481 Comment: 0

   撰稿/史比野塔

    24日在偵探書屋舉辦的奇蹟聖誕夜,由演員賀湘儀與劉唐成為大家讀劇林斯諺《聖誕夜奇蹟》。包藏在密室謎團裡的夢想與赤子之心,不只溫暖劇中的兒子,以及在座的每個人。兩天後,林斯諺同樣替書屋帶來不一樣的「奇蹟」──哲學、科幻電影及推理小說激盪的火光,使夜晚更加明亮。


 

      這一連串的變化來自林斯諺的新書《馬雅任務》。諾奇克「經驗機器」的論證貫串整部小說:人生的意義是什麼?是追求最大的快樂嗎?如果現在有部機器,透過消費你能體驗各種不同的的人生,你不會知道你自己在機器裡,在裡面一輩子就能擁有最大的快樂,你會進去嗎?答案可能是否定的。這是因為有比快樂更重要的事。你想要的是真正的作為,而不是只有經驗;你作為真正存在過的人,在意的是做哪些事情成就自己。你想要擁有的是真正的世界,朋友、家人、愛情都是真的,雖然它們會複雜的多。

 

    《馬雅任務》的創作背景,其實是第三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的的參賽作品。在命題作文與自身創作間取得平衡,使科技與哲學在推理小說的架構下大放異彩。也因此在小說的創作過程中,林斯諺閱讀及觀看不少科技相關的推理小說及電影:小說《有限與微小的麵包》、《克萊茵壺》。電影《異次元駭客》、《駭客任務三部曲》、《攔截記憶碼》、《香草天空》。

     前兩部電影是關於模擬現實,而電影裡使林斯諺印象深刻的台詞也會出現在書的扉頁。就像《異次元駭客》裡,女主角發現自己是機器模擬出來的,便對來自真實世界的男主角講到:「你怎麼可能愛上我?我根本不是真的,你不能愛上一場夢。」《駭客任務三部曲》用的是哲學上桶中大腦的實驗。《攔截記憶碼》以記憶販售為主軸,探討人類內心的慾望與潛意識。《香草天空》也是經驗機器的討論。

 

     至於哲學推理小說,林斯諺首先對它做了定義:在推理小說的架構下,以哲學人物會主角,融入哲學家的生平或思想;或者包含狹義的哲學想法,兩者皆能稱之為哲學推理小說。這裡他列舉了幾部作品:

        《謀殺理性批判》,向哲學家康德致敬(康德有一著作為《純粹理性批判》)。

        《亞里斯多德偵探系列》。

        Philip Kerr《所謂謀殺(A Philosophical Investigation)》,科學家發明機器,可以偵查人未來是否會犯罪。之後發生連續殺人事件,被害者皆是被機器判定未來會犯罪的人。那麼這些僅僅被判定有可能犯罪,還沒有犯罪的人有罪嗎?沒有殺人,卻擁有殺人大腦的人,算是殺人犯嗎?

        笠井潔《伊底帕斯症候群》、《哲學家的密室》,前者出現的哲學家影子是傅柯,談監獄的結構與權力。

        鯨統一郎《哲學偵探》,警察辦案遇到瓶頸,詢問在賽馬場的神秘男子。每次男子都跟警察說,這次的案件可以運用哪個哲學家的思想。

        乾綠郎《完美的蛇頸龍之日》,同樣有個機器能進入人的意識。裡面談到莊周夢蝶或是心靈哲學。更甚者,前面介紹的哲學理論竟是詭計的一部份!林斯諺認為這才是哲學推理小說更好的境界。

 

        從哲學推理小說的過去一路談到未來,林斯諺認為不論是電影或小說,除了娛樂性之外,都可以再思考能帶給觀看者其他的東西。也許過往著重解謎的過程,現在的推理小說多鋪陳犯罪的動機與心理。不同的元素與推理小說結合,使其有更多元的樣貌。

 

        最後,在講座中提到的小說《所謂謀殺(A Philosophical Investigation)》,書屋有此一絕版品,有興趣的人可以直接在網站選購。若對林斯諺的分享仍意猶未盡,書屋14年底發行的獨立刊物《墨血》裡,有林斯諺《羽球場的亡靈》專訪,相信可以滿足你的渴望!

      

Tags:

Leave A Comment

Captcha